牛

在敲下这篇文章之前,我把同一屋檐下的金毛狗「皮皮」,关在小房间惩罚。任凭牠怎么拍打门栓、吼叫,我都没有把牠放在客厅「胡作非为」。

皮皮是一个宿友买来的玩伴,起初觉得很黏人、挺可爱,后来无法忍受牠搞破坏了。由于皮皮的「爹」也是正常上班,周末有时还加班,根本没时间:

  • 教皮皮养成比较好的吃喝拉撒、磨牙习惯;
  • 调教皮皮懂一些手势表达;
  • 注射狂犬疫苗;
  • 剪指甲;
  • 出门遛狗。

每次下班回来,我和宿友 L 总会看到皮皮把客厅搞得一片狼藉:几坨恶臭的便便、两滩尿,还有从桌子上扒拉下来撕碎的纸片、纸巾。有时候还发现牠把桌子上的毛笔、耳机咬坏。只要客厅有人,牠都喜欢扑上去舔、抱大腿,一副「流氓」样儿。

因为牠的指甲很长但没有剪,我只能穿长裤出入客厅,防止一不小心被划几道红痕。

此外,必须把自己的门关上,否则皮皮会进房间把鞋、袜子等等叼走。

总的来说真是个费人的家伙。

皮皮的「爹」几次看到我和 L 回来得早在打扫客厅,他也觉得不好意思,久而久之,「不好意思」也变成顺理成章、应该了。

在这个空间里,对于皮皮、三个人来说,都是一种折磨和痛苦。皮皮犯错或者让牠「爹」心烦了,就会遭到狠打、踢、骂。隔墙听那一声声「嗷嗷嗷...」的惨叫,真让人心中颤栗。说皮皮是他的出气筒,一点也不为过。

我始终不明白 H 出于什么原因买了皮皮。如果说真的有责任心,爱护这一条生命,把牠当成自己的生活玩伴,那么,为什么不照顾好呢?似乎 H 知道去宠物医院剪指甲更专业、注射疫苗很有必要,周末需要出去遛狗,可就是一直拖着不剪指甲、不注射疫苗。有晚上玩网络游戏的时间,却没有教皮皮生活的空闲。

可能,正如 L 所说,「他一时兴起就买了皮皮,并没有考虑到实际情况。」。站在伦理道德的角度来说,在这样的情况下,如果把牠杀掉或者送宠物医院也是一种说得过去的办法。

当 non-human 的利益与人的利益产生冲突,需要考量实际情况孰轻孰重。并没有一种理论上的万全之策适用任何情况。彼得·辛格的经典之作《动物解放》更注重理论争辩、刺激人的动物保护意识崛起,提出的「平等利益考量原则」缺乏实践经验。

我不想抬升到道德哲学原则层次,因为在有了动物保护的意识之后,需要一把钥匙,链接理论与实践。比如皮皮这件事,除了考虑到「狗也是生命」,还得注意与之相关的人的生活。在严重影响别人生活学习的情况下,又不忍心杀死牠,只能给皮皮换环境、换主人,送回家或者宠物医院,由经验丰富的人来训导牠的习惯。

记得在广州时,特别喜欢某公共空间的两只猫。春夏之际牠们正处在发情期,每天在地上打滚嗷嗷大叫,看着也是心疼,有人提出做绝育,因为叫声已经影响到空间的其他人。有人反对绝育,觉得这种做法对还没生过小猫的母猫来说太残忍,人不应该从自己的利益出发,自私地断绝牠的生育能力。

最后,想出了一条折中的办法,先满足母猫的发情,给母猫找伴儿自由交配怀孕生育。等到生了小猫,过了哺乳期,再进行绝育也不迟。至少,我们内心的愧疚能减轻一些。

还有一件挺有趣的事情。我一位朋友 T 很喜欢养鱼,而且也花了不少时间学习养鱼方法,几乎「视鱼为自己生命」。有一次,T 的女朋友来看 T , 女朋友坐在床上和 T 聊天,T 的目光在鱼身上目不转睛地停留了几分钟,然后女朋友很生气地出去了。

无论养猫狗,还是鱼,在做这个决定之前需要考虑的东西很多。

无论养猫狗,还是鱼,在做这个决定之前需要考虑的东西很多。

  • 养牠的目的是什么;
  • 能否负担得起所需费用;
  • 对家养宠物的知识技能了解多少;
  • 是否有时间和精力照顾好牠;
  • 是否会发脾气打骂牠;
  • 是否会坚持下去。
  • ......

伦理道德是一种自然法则,包括了 human & non-human , 以及两者内部之间的关系、两者之间的关系处理。如果这种意识不够,请不要养牠。

其中的关系需要依据具体情景裁定轻重,否则会伤害到其中一方。


题图:拍于某校校园

2016-07-10 13:18
Comments
Write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