送走了皮皮

昨天下午,小金毛皮皮在客厅一番挣扎之后,被两个大汉关进铁笼,然后带走了。牠被送回家里,因为这里已经容不下牠调皮捣蛋、粘人、搞破坏。

直到晚上,我都没问过牠“爹” J 君想不想皮皮。但当 L 君问 J 君:皮皮的这几个玩具还要不要留着?J 君还要留着的时候,我知道他舍不得皮皮被带走。

皮皮走了,客厅显得大了许多,我和 L 君也可以大胆自如地进进出出,也可以在客厅坐很久,喝茶、做自己的事情。房门也可以随时开着。可以几个人坐在客厅餐桌上一起吃饭。

的确,皮皮走后,我们的生活舒坦了许多,宽敞了不少。感觉这才是我们能住、想住的地方。

寻找适合的地方

送走皮皮,于牠、于我们都是好的。

于牠,再也不会被拳打脚踢,再也不会看到我们嫌弃牠的样子,再也不用只能待在有限的地方,再也不用饿一顿、饱一顿。

希望皮皮的新主人能好好照顾牠。能有人和牠玩,能有不同的玩具,能有时间去房子外面“看看世界”,认识新伙伴。希望牠能快点长大,不再那么调皮,不再破坏东西。

于我们仨,生活更自由,可走动的空间更多。一起吃饭、说话的时间会增多。

壁虎悄然来相伴

某日晚上入睡前看到窗纱上趴着一条东西,偶尔还会动一动。我靠近一看原是窗外的一只壁虎。大概是屋内的灯光招引了一些趋光的小飞虫,飞虫又引来附近觅食的壁虎。由于牠在窗外,我只能看到大概轮廓和白腹。

小壁虎

过了几日,窗内纱窗上又出现一只小壁虎。我想象着牠与窗外的大壁虎是一家,可能是在我打开窗户的时候钻进来玩的。牠每晚19:00多就爬上窗纱,每天早晨7点多隐匿起来。就这样,每天晚上望着牠们睡觉,看书有牠们陪着,写东西有牠们在场。眼睛累了就靠近两个小家伙细细观察一番:黑黑的眼睛,绿绿的皮肤,四个梅花小爪,细长细长的尾巴。

小壁虎

有时候觉得壁虎的安静和我的性格很相投,每天回来第一件事就是看牠们在不在。

一天晚上,我拉窗帘的时候不小心把趴在上面的小壁虎甩到墙上落到了床底下。虽然知道自己不是故意的,心里还是过意不去,就像犯错把重要东西丢了一样。望了好几次床底都没找到才作罢。抬头望着窗外孤单的大壁虎,牠可能在想小壁虎今晚来不来?

小壁虎

隔了一日,我拉窗帘的时候格外小心,可能小壁虎已经爬上来了就在窗帘背面。小心收起窗帘,看到小壁虎已经在窗纱上了,这才放心,看到牠回来了,我很高兴。

可能这些都是我自作多情的胡思乱想,给枯燥的生活添加一点乐趣罢了。

2016-07-17 13:16
Comments
Write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