旧游记。

趁着五一節日,與一友去開平市遊玩,原本是奔着塘口鎮的倉東村教育基地去的,將近四個半小時的路程,我們到了那裏,看到倉東村牌坊時累感消失了。

在沿着村路進去時周圍一塊塊綠油油的水稻田,總讓人忍不住想躺上去。對於我這個北方人來說,這是第一次近距離地看水稻,而且還是出芽沒多久的。

進了村,只看到幾位老人坐在自家門前說話,可惜我倆不會粵語,沒法和她們交流。其實這裏人大部分講的是本地開平話,也屬於粵語一種,與臨市台山話相似。

再往裏面走了幾步,看到了倉東教育計劃項目之一,一棟被修復保護的祠堂,旁邊還有一個「壽司學校」、一棟更樓————其門「一夫當關,萬夫莫開」,更樓主要是用來瞰望、放哨、御敵。

原本想進去看看那個祠堂裏面,但我們與村民語言不通,沒辦法更多瞭解。

我們再往裏走了走,看到有一棟現在還有人居住的房屋外圍很奇特,錯落有致的磚塊從裏向外突出一部分。不知有何作用。

我查了下類似的建築,越南有一些建築也是這種,但它們主要還是一種審美的效果。

倉東村一站就這麼結束了,繞着水稻田堤去鄰村,偶遇一隻夠,然後發生「狹路相逢,勇者勝」。

下午5點多,我們準備坐車去市區找住的地方,在路邊等車,我們看到一灘綠景

在這個小鎮、開平市比較偏僻區域,我看到最多的是一個個戴着頭盔的當地人開着摩托車載人,他們身上套着一件印有各種廣告的衣服。可能我太久待在市中心,不知多久沒去郊區,再次看到這樣的交通工具時很不習慣。這大概是一種在大都市生活太久對小城市、鄉村的嫌棄心態,而自己恰恰忘記了根源就在這樣的地方。晚上在市區比較偏的飯店吃了黃鱔飯(說實話,真心吃不習慣,主要是看着那一條條東西,大腦就開始想着各種蠕動),隨後電話定了住處,趕時間想叫車過去,不料滴滴打車、uber 都用不了。吐槽完畢,細細回想此事,自己太依賴大都市的方便快捷工具,已經讓人心理越來越舒適,而且會認爲大都市的東西都是最好的,當到了其他地方,沒有了同樣的服務工具,又不習慣當地的東西,自然會如此。

第二日早上,在塘口鎮自立村碉樓羣吃吃喝喝看看。最舒服的是跟着別人家的旅遊團後面,進了碉樓免費聽講解,站在碉樓頂層眺望,周圍一片片綠油油的水稻田裏屹立着一棟棟碉樓,遠處的風帶着綠色吹進來。

大概這棟碉樓在文革時爲保留下來,特意寫上「共產黨萬歲」橫批的吧。

下午,又去赤坎古鎮看一排排民國騎樓。

看騎樓的同時也少不了吃。

山楂麥芽糖
豆腐角

每排騎樓都應地勢成一定弧度展現,牆壁、柱子上原有的字都還保留着。這些都是歷史的見證,是生活氣息的留存。

我一直在思考如何遊玩,原來那種拍客方式只是匆匆一閃而過,身處其中卻沒有好好享受歷史沉澱。吃只是滿足了暫時的胃口,無法長久保存,而特色小吃背後的文化、歷史也未習得。